正蒙教育   正蒙教育簡介弘護正蒙教育 正蒙教育出版品 ∣印光大師治亂之道
  

       印光大師治亂之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⊙ 慕華

  “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!”這一句頗能振奮人心的話,時常能夠聽得到。然而,我們靜心地仔細思量,在此知識爆炸卻又邪風熾盛的世紀之初,如何方能突破現況,使此理想圓滿實現,當是自詡為“龍的傳人”的每一位中華子孫,所須正視的大問題,絕對不是聞雞起舞似的,隨人空喊幾聲口號而已。

一、舉世動亂莫能已

  近百年來,世界各國無不沉湎於物質經濟的發展,及科技武器的相互競爭之中,卻忽略了精神文明的提升,和群己關係的落實;因此,在享樂主義思潮的衝擊下,全球各地無不陷入動盪不安的局勢中。然而,卻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提出圓滿的預防與救助之道。直至今日,連原先賴以維繫人心的宗教信仰,也在宣佈“上帝死亡”的狂流中,面臨湮沒的危機。

  我中華民族,更是在歷經無數次因內憂外患所帶來的災禍中,受盡了苦難;人民在各種戰爭的危害下,飽嚐生離死別的折磨與辛酸。迨至近幾十年來的辛勤耕耘,雖然物質需求有了大幅度的提升,卻也不免因崇洋心理作祟,以至於在極度變質的外來思潮薰染下,人心極速腐敗,治安日益惡化,犯罪事件層出不窮,各種災禍因而頻頻降臨。

  這一連串的變動,致使舉國上下同感憂心,急於謀求挽救良策,於是各類的治亂論調齊出:或者主張亂世用重典,或者發動抗爭……。大都意圖藉由抗爭或法律刑罰,來達到安定社會人心的目的。此中不乏趁機謀取本身利益者。

  然而,我們不妨審慎思惟,假使只是藉由這些方式,便能夠徹底解決業已根深蒂固的人心問題的話,遠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孔老夫子,在面對著春秋時代的亂象時,為何不發動其三千弟子們示威抗議,卻又諄諄告誡弟子們“道之以政,齊之以刑,民免而無恥”呢?而在印度的釋迦牟尼佛,身為王位的繼承人,為什麼偏偏捨棄世人所嚮往的尊位,而致力於教化眾生的任務呢?這兩位舉世欽崇的聖者,他們所示現出來的典範,正是我們要解決時代弊病,所當認真去體會的。

二、菩薩應現述亂源

  正當清末垂亂之際,淨宗第十三代祖師──印光大師,乃是菩薩為救度當代苦難眾生,倒駕慈航應現世間之高僧  。一生精研儒佛教義,於世出世法無不通達無礙。大師悲智無量,度脫無數根熟眾生,並為後世學人留下良好楷模及得度因緣  。弘一大師特讚之為:“三百年來一人而已!”誠不為過。

  大師身處於人心腐化、戰禍連綿、生靈塗炭的時代,其學識淵博、德高望重,慧眼洞見世亂根源及救助之道。為解眾生之苦,使國家民族免於毀滅命運,一再懇切地指陳亂源:

  “世亂之近因,在於百十年來,一切讀書居官之人,只知習舉業以求功名,而不知提倡因果報應及家庭教育。若論及遠因,實在是因為程、朱破斥因果報應及生死輪迴之所致也!”

  “以素來未受家庭之善教,並不知人之所以為人;又習聞一死即滅,了無前生後世。一遇歐風所吹,覺此廢孝廢倫,為自在無礙,遂一致進行。”

  大師之開示,清楚地將世亂之前後因緣呈現出來,可謂一針見血。

  佛法,是宇宙人生至善圓滿的教育;而因果律,則是宇宙萬象生成變化的自然法則。印祖有言:“因果者,世出世間聖人,平治天下、度脫眾生之大權也。”中國自古即崇尚聖賢之道,對於人格的養成極其重視,因此中華民族之教育文化,素為世界各國之所景仰。

  雖然教育文化之發達為他國所望塵莫及,但也不免劣習流傳,使優美文化摻雜瑕疵。周朝初創,文王為澤及枯骨,而後不到三、四百年,殺人“殉葬”  之風遍及天下,多少無辜者枉作冤魂。迨至佛法東來,闡明宇宙人生之真相、三世因果之事理,“殉葬”劣習始得消弭;否則延續至今,能享壽終正寢之福者,恐更稀矣!

  佛法圓融的義理、因果輪迴之教化,歷來吸引無數宰官大臣、平民百姓之崇奉,對於淨化人心、安定社會的貢獻,實無與倫比;因此促成了諸多太平盛世,其功德利益,自非世間之政治法律所能望其項背。

  然而宋代理學家,如程頤、朱熹等人,雖亦親近禪宗大德研習佛法,卻因未能深究,竟“竊取佛經要義,以發揮儒家先聖之心法”。又因氣量褊小,為掩飾其得利於佛學,於是極力闢佛,謂:“佛所說的因果輪迴,實無其事,乃藉以騙誘愚夫婦奉彼教耳!”、“人死之後,形既朽滅,神亦飄散,縱有剉斫舂磨,將何所施?且神既飄散,誰復託生?”

  因其存心毀佛,以標顯自己智超古德,連儒家先聖所說的因果報應及史書所載生死輪迴諸事蹟,均不提及。從此以後,“善無以勸,惡無以懲”、“大開狂妄者肆無忌憚之端,杜塞中下根人勉力為善之路”。

  自宋儒闢佛之後,後來的儒者率皆以此是效;縱有明白是理者,也都不敢提倡因果。若有提及因果輪迴者,便會遭受攻擊;縱然有才學修養,歿後亦不得配祀於賢祠文廟。從此將治國平天下之根本完全毀棄。只因數百年來,古聖先賢之流風善政,還未完全滅絕,故尚能支持當時的世道人心,不致立即崩潰。

  直至清朝後葉,由於一般讀書居官之人,惟以崇尚科舉、求取功名為目的,輕忽家庭教育,致使人心加速惡化;一經歐美邪風吹襲,競相崇尚新潮,廢棄傳統禮法。民國肇建後,更是實行獸化、廢經廢倫,爭城爭地、相互殘殺,全國人民陷入空前大災難,可不哀哉!

  程朱諸人對於誠意正心能夠躬行實踐,確實足為儒門師表,只因扶持門牆之私心過重,惟恐佛教興盛會導致儒門衰微,方作此違理昧心之論,以衛護儒教。殊不知儒者果能習佛,門戶當更興旺;更不知其闢佛之後,竟致人心墮落、儒門倒塌之慘境。假使當初能慮及流弊,想必不敢輕抒邪見,致貽禍後世。

三、悲智雙運示治道

  大師之智慧圓滿、悲心無量,為幫助國人離苦得樂,復懇切開示治亂之道:“家庭教育,乃治國平天下之根本;而因果報應,為輔助家庭教育之要道。”、“家庭教育、因果報應,乃現今挽救世道人心之至極要務。若不從此著手,則凡所措置,皆屬枝末,皆可偽為。”

  人之所以能與天地並稱三才者,在於人能敦倫盡分、繼往開來與參贊化育,是為萬物之靈。假使不接受教育,不以學聖學賢為第一要事,而只知飲食男女之樂,就如同行屍走肉,與禽獸又有何差別?

《三字經》開頭即說:“人之初,性本善;性相近,習相遠;苟不教,性乃遷。”人性本善,人人都可以為堯舜,都可以作佛!但因缺少克己復禮、閑邪存誠,及修戒定慧、斷貪瞋癡之修德,因而無法成就聖賢之功,而下劣之人更易淪於禽獸之流。由此可知,教育是多麼重要。

  教育之事,必須由家庭、學校及社會三方面整體配合,方能圓滿達成。而三者之中,又以家庭教育最為重要。“人家欲興,必由家規嚴整始;人家欲敗,必由家規頹廢始。”可知國家社會之興盛安定,乃至天下之太平,皆是奠基於家庭之善教。

  家庭之教,母教為先。因人從居胎之時,即稟受母親之氣;幼時,則學習母親的行儀,受到母親的影響既多且大。因此之故,凡是女性受孕以後,倘能居心動念,唯誠唯謹;一舉一動,不失於正。又能永斷葷腥、日常念佛,令胎兒稟受母親正氣,則臨產之時,必能安樂無苦;所生兒女,必定相貌端嚴,性情慈善,天資聰明。

  到了兒女知識初開,即為講說做人之道,如孝悌、忠信、禮義、廉恥等,及三世因果之罪福、六道輪迴之轉變。稍長,更令熟讀《四書》等儒學典籍及《了凡四訓》、《太上感應篇》、《文昌陰騭文》、《關帝覺世經》等善書,使對於古聖先賢之教誡,能有所學習與警惕。

從小能夠這樣教導,以後愈讀書則愈賢善,而能行利益眾生、光宗耀祖之事;甚至成聖成賢、成佛作祖之功,亦可達到。否則,如果一味地溺愛兒女,使養成驕慢習氣,縱有良好的天資,一進到學校,或是步入社會以後,便容易遭受污染,而到無以導正的地步。

  古今多少賢善之士或奸惡之徒,莫不由於幼時之善教與否所致。基於此,中國先賢素來即格外重視“蒙以養正”的教育,因而有“遺子黃金滿籯,不如教子一經”之嘉言傳世。

  由此,我們可以深切體會到:“世有賢母,方有賢子;家庭母教,乃是賢才蔚起、天下太平的根本。”所以“教女比教子尤為重要,因賢母是由賢女而來;世若沒有賢女,就沒有賢妻賢母,又哪裡能教育出賢子呢?” “治國平天下之權,女人家操得一大半。”可見賢母的偉大。

  而欲教育子弟,最簡便易行的方法,就是提倡“因果報應”。因果輪迴,乃是宇宙人生的真相,縱然是聖人,也不能予以否認和推翻。在傳統的經傳中,也都有因果事理的記載,實非釋氏一家之言。

  《書經》有言:“作善,降之百祥;作不善,降之百殃。”孔子之讚《周易》,最初即說:“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。”莊子說:“為不善於顯明之中,人得而誅之;為不善於幽暗之中,鬼得而誅之。”甚至在希臘,也有一句古訓:“狂妄驕恣,必引來天罰。”

  若能廣引古今中外有關因果方面的事理,以告誡自己的子女,其效果是極為迅速的。大師苦口婆心的一番教導,真是不朽之嘉言。

四、儒佛同倡開新紀

  儒佛教育,都是教人“培養福德,開顯智慧”。孔子教學重在人倫道德之培養,為一世之教。如來說法,則是遇父言慈、遇子言孝,外盡人倫、內消情慮;更是詳明三世真相,示人圓滿解脫之道。因此,大師強調:“世無真儒,便無真佛;不知佛法,莫由知儒。”“儒佛二教,合之則雙美,離之則兩傷。”

  當今一些西方的有識之士,為了挽救人類的身心危機,積極地謀求解決之策。

一九八八年,世界各國諾貝爾獎得主在巴黎集會,結束時所發表的共同宣言中提到:“人類要在二十一世紀生存下去,必須回到兩千五百三十年前,中國的孔子那裡去找智慧。”

  英國大哲學家湯恩比先生曾說:“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的危機,惟有借助於中國的孔孟思想及大乘佛法。”近年來,英國的教育政策有了重大的改變,將佛法列入學校的教學課程中,而且從五歲開始便接受此項教育。

  以上這些言語與措施,真是令人讚歎!也由此顯示出,一個真正有大智慧的人,無不體認到儒佛教育對於人生的重要性。

  正當全球各地因人心的問題,大倡“教育改革”之時,假使能正視有識者的真誠呼籲,回過頭來,積極弘揚儒佛教育,謹遵孔子“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”的教訓,並恪守釋迦世尊所揭示之“三世因果,六道輪迴”的原則,從根本的家庭教育奠基,非但亂象能除,且能真正實現圓滿無瑕的“中國人的世紀”,才不辜負菩薩迴入娑婆的一番苦心。

【附註】
  印光大師乃西方三聖中之大勢至菩薩乘願再來。其真相見於《印光大師永思集》楊信芳女士之〈記夢悼印光大師〉。

  印祖雖已圓寂,然所留《文鈔》普利後世、光照寰宇,實為契理契機之寶筏。

  殉葬,本為以物陪葬,後竟演變為以人陪葬之陋習。

  民國八年,留洋學人胡適之等激進分子,發起五四運動,打著救國旗幟,卻高喊“禮教吃人”,推翻傳統文化。此廢經廢倫之舉,致使五千年文化為之解體。胡適之的輕狂,肇始於年輕時研讀理學,受其邪說蠱惑,致成狂妄之徒。理學之禍,無以言喻,印光、益兩位大師即曾受其邪說毒害,可不慎乎?

會址:彰化縣秀水鄉彰鹿路42號  電話:04-7695148
E-mail:liaofanxh@hotmail.com
COPYRIGHT (C)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